Slide 1

PageTitle

以酒會友的巨蟹座男人
2013.06.13
兩個以酒會友的巨蟹座男人

  20世紀香港影壇出了兩個傑出人物,一是喜劇天才周星馳,一是戛納影帝梁朝偉。他們在香港影壇起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他們第一次見面就很投緣,很快就成為無所不談的好朋友,他們同是1962年6月出生,只是星仔早出生5天,同是巨蟹座,性格也很接近,都很內向沉默,都是低調不張揚的人,與他們的銀幕形象有著天壤之別。

  生活中的梁朝偉好酒好煙,曾說過不讓他喝酒他會很痛苦,周星馳雖沒有梁朝偉那麼嗜酒如命,但星仔最愛喝的、最常喝的酒跟偉仔一樣都是紅酒,最喜歡的是深不可測的紅酒文化。2001年梁朝偉因《花樣年華》獲得康城影帝從戛納回來,周星馳是第一個準備了紅酒要為他慶祝的人。

  周星馳把對紅酒的熱愛也帶到了他的作品中。還記得他在《大內密探零零發》裡那段評價波斯葡萄酒的經典對白嗎?——“先甜後苦、亦苦亦甜,就像——初戀的味道”;他在劇中給大家講解葡萄酒的飲法:“品嘗葡萄酒的時候,要把舌頭捲起來——便於舌尖品到甜味、避開兩側品到的酸味,舌根品到苦味,讓熱乎乎的葡萄酒在口腔裡充分游蕩……”。說罷,端杯喝酒時臉上浮現出奇異的表情,不知這是其他演員難以模仿的天才表演,還是生活中品酒的真情流露呢?

  蘭桂坊酒吧的服務生說:周星馳和梁朝偉二人經常在這裡喝喝紅酒,聊聊天。不過,星仔每次給的小費都不如偉仔的多。也許,這與他們成名的時間不同有關系,梁朝偉一出道即光芒萬丈,名利隨著而來。錢來得太容易,於是養成揮霍的生活態度;而周星馳成名太晚,曾在5年中每個月只領港幣2千元的薪水,經常是入不敷出,深受過沒有錢的苦滋味,有點吝嗇(或者說節儉吧)是可以理解的,節儉有什麼不好呢?

  雖然兩人是老友,但極少合作。也許星仔的“無釐頭”會令斯文內斂的“偉仔”難於招架。不過,偉仔說星仔的“無釐頭”令自己很開心。也能從星仔身上領略另一種人生道理。

戲裡談戀愛,戲外品紅酒,暢談紅酒文化

  很多人以為,有緣無份的愛情是最讓人傷感的。但莫文蔚覺得,那種有花無果的戀愛卻別有滋味。她說,我的愛情很過癮,因為我遇上了周星馳。

  在莫文蔚眼中,“星爺”是位天才。和周星馳談戀愛時,在片場,周星馳公事公辦,對她絕不偏心。只有下了戲,“星爺”喜歡品紅酒,暢談紅酒文化,他會邀莫文蔚去品嘗,教會莫文蔚什麼是“頂級”的。莫文蔚笑說,和星爺那段戀情是“戲裡談戀愛,戲外品紅酒”。

  Karen在談及與“星爺”的苦戀時回憶道:1993年,我從德國回香港發展的時候,周星馳已經被恭稱為“星爺”。對他,我只有一種仰視與敬畏。一晚,我和一大幫朋友在卡拉OK狂歡,居然發現他安靜地坐在角落,靜靜地喝著一杯紅酒。我走過去,輕輕向他“Hi”了一聲,他抬頭淺淺地一笑,然後低下頭繼續品他的紅酒,仿佛就算那一刻天塌地陷,也得等他喝完那杯酒再說。

  聚會結束的時候,朋友委托周星馳送我,於是,我就有了與他獨處的機會。當時,車外飄著冰冷的冬雨。車到中環的時候,周星馳忽然停了車,開門下去,徑直走到人行道上一個席地而卧的乞丐身邊,蹲在那兒,一言不發地看他。然後,掏空了自己所有的口袋,把一大把鈔票塞進了乞丐的懷裡。他跑回來,開車就跑。車行了好遠,吧嗒一聲,我看見有一顆淚珠落到了方向盤上。

  他到底在幹什麼?我疑惑地看著他。“是不是覺得我很奇怪?”這是他那晚的第一句話。“你認識他?”我問。他搖搖頭道:“如果不是我咬著牙挺到今天的話,也許躺在地上的那個人是我。”後來他講了很多他小時侯苦難的生活。他的語氣很沉重:“可以再陪我喝點紅酒嗎?我最怕冬天的雨夜一個人過。”只是一瞬間,他走下了那個讓我無法企及的神壇,像是一個脆弱無助的孩子。我無法拒絕,心甘情願地陪他走上了回家的路。

  那晚,我們喝了他珍藏的紅酒,混混沌沌中開始胡言亂語,大部分我都忘了,只記得他靠在我身上,說靠著我有一種安全感,很希望這樣一直靠下去。我沒有迷糊到把醉話當成表白的地步,但在醉倒前的那一刻,我還是將這句話刻進了心裡。

  他是個孝子,他讓母親和他住在一起。他時常告訴我,我可以對他不好,但一定要好好待他的母親。和他在一起時,他表現得像個貪玩的孩子,讓人情不自禁地迷戀他。但在公眾面前,他要麼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眾人覺得他難以琢磨,只有我明白,這個表面堅強一樣的男人其實有顆玻璃心。

  但是,經歷了很多之後,周星馳和莫文蔚最終還是分手了。莫文蔚說,在拍《大話西遊》時,我一時很希望自己也能像白晶晶那樣可以上天入地入人心,我也很想在他心裡留下一滴永恆的淚珠,讓他知道我對他的感情。

  也許,莫文蔚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個與心愛的人喝著紅酒、相依相偎的夜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