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1

PageTitle

奧地利葡萄酒的重生
2013.05.23
26年前,為了提高酒的甜度,製造濃厚蜂蜜甜度的假象,奧地利釀酒師們在葡萄酒中加入二甘醇(或稱防凍劑),引起業界紛紛抵制;26年後,奧地利葡萄酒完成了華麗蛻變,在世界各大比賽中連連奪魁,已經躋身於世界前茅。

  2011年奧地利葡萄酒出口額達1.26億歐元,刷新了歷史紀錄。奧地利葡萄酒推廣局(AWMB)總裁Willi Klinger說:“出口額創下了歷史新高,離不開奧地利釀酒師的傑出努力。低價特供的奧地利葡萄酒越來越少,即使均價上升,就品質而言,葡萄酒仍然超值。”近十幾年來,奧地利的葡萄酒已經躋身於世界前茅的行列。奧地利在世界各大比賽中連連奪魁,在酒業的同行中已經讓人刮目相看。

  奧地利葡萄酒能捲土重來,或許很多人沒有想到。26年的時間,奧地利葡萄酒完成了華麗蛻變。奧地利葡萄酒所經歷的痛苦的成長過程,對於中國葡萄酒是難得的借鑒。全面剖析奧地利葡萄酒,也顯得十分必要。

  不堪迴首的造假風波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奧地利葡萄酒產量很大一部分是按照與德國大公司簽訂的供貨合同組織生產。這些葡萄酒大都是些價格低廉的甜白葡萄酒。當時,德國的葡萄酒市場需求超過了德國的葡萄產量,這些大公司便來到奧地利採購廉價的奧地利甜白葡萄酒。奧地利布爾根蘭地區的某些葡萄酒莊為了改善他們的葡萄酒,添加了乙二醇(俗稱抗凍劑)。這種化學物質可以增強葡萄酒的甜味和酒體感,雖然對人體不構成威脅,但卻是非法行為。這些葡萄酒大多被用於勾兌標稱“100%德國產品”的葡萄酒。

  1985年,造假行為最終被揭露。醜聞發生後,奧地利葡萄酒的聲譽在一夜之間被毀,葡萄酒出口幾乎陷入停滯。到第二年,奧地利葡萄酒銷售猛跌80%。根據醜聞之後的1986年成立的奧地利葡萄酒市場銷售委員會的統計,幾乎所有參與造假的公司都陷入破產,無數無辜的公司也因此而倒閉。奧地利酒在德國被紛紛下架,有人甚至認為,此事件給奧地利帶來二戰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醜聞背後的巨大改變

  這次醜聞已演變成一場政治風波,影響到了當時奧地利總理弗雷德·西諾瓦茨的執政基礎,輿論的壓力使得反對黨借題發揮,認為農業部部長處理不及時,封鎖消息,應該辭職。弗雷德不得不召集一個葡萄酒峰會將各大部長請過來開會,專門討論醜聞的善後工作。奧地利政府把該抓的抓起來治罪,並承諾更加嚴格其葡萄酒的相關法律使之成為“歐洲最為嚴格的法律”。弗雷德政府承諾,對奧地利的56000酒莊實行財政支持以幫助渡過難關。

  當時剛剛成立的葡萄酒市場銷售委員會重新修改了有關葡萄酒的法律法規,建立了嚴格的葡萄酒生產標準,並用全新的目光重塑葡萄酒產業。雖然以高質量葡萄酒為主的奧地利酒廠還為數很少,但質量意識在當時已經成為人們的共識。奧地利人崇尚大自然的天性開始備受尊重。奧地利國內16%的農田,10%的葡萄園都實施有機耕作,如今還是有機農耕的世界紀錄保持者。即使到了今天,奧地利大部分葡萄園的葡萄都採用人工採摘。富有進取精神的釀酒師與釀酒廠重新定義,並將奧地利葡萄酒的質量提升到一個新的檔次。

  勵精圖治,重在品質

  在品質上,奧地利把葡萄酒分為三級:佐餐酒、優質酒和極品酒。在區分不同等級的分類中,葡萄汁的含糖量起著決定性的作用。無論是佐餐酒、優質酒,還是極品酒,每公頃地的葡萄產量不得超過 9000公斤,生產的葡萄酒不得超過6750公升,所以必須用剪枝技術來控制葡萄的質量。限制每棵葡萄秧上的葡萄串數,就可改善每串葡萄的成熟度和葡萄的糖分含量,使葡萄汁更加飽和,也就是使所有的微礦物質和化學元素更加豐富,從而提高用這樣的原材料釀制的葡萄酒質量。

  奧地利優質酒和極品酒還要受到國家的雙重檢查。首先要分析酒的化學成分,此外還要通過葡萄酒品嘗委員會的鑒定。在每一瓶酒的標簽上都有國家鑒定號碼,在每一個瓶口上貼有紅-白-紅的封條,記錄了這一質量監督和品質保證的周密辦法。

  釀酒技藝與人文情懷共生

  事實上,奧地利的葡萄酒業主要以小型家族釀酒廠為主,總數超過9000家。他們大部分長久以來都是三代同堂齊心經營,這有助於確保大量的釀酒技藝和熱情能世代相傳。今天的新生代釀酒師不僅將自家傳承的技術發揚光大,而且還把家中所學的知識跟國外累積的工作經驗融會貫通。毫無疑問,今天新一代的奧地利釀酒師已經重新創造了奧地利葡萄酒的形象。

  奧地利葡萄酒芳香馥鬱,果味誘人,有時帶有適中的酸性。奧地利人還賦予了葡萄酒很多人文情調。每年奧地利都要選出一名葡萄酒女皇,全奧地利16個葡萄酒產區各送選一名候選公主,候選人必須來自葡萄酒生產世家或受過完 整的葡萄種植學、釀造學等專業教育;必須年滿18歲,未婚,並在當選女皇的一年內不得締結婚約。奧地利葡萄酒的重生不僅體現於香醇的葡萄酒本身,還有如雨後春筍般涌現的奧地利新派建築風格酒窖,也獲得了國際的關註和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