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1

PageTitle

伊拉克酒商在戰火和勒索的夾縫中求生存
2014.09.19
伊拉克國內的基督徒素有酒類貿易的傳統,如今這些酒商面臨著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The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Greater Syria)極端組織的打擊,而要避開該極端組織,酒商就不得不面對什葉派民兵,為每輛運酒的貨車支付高達15,000美元的保護費。在戰火和勒索的夾縫中,伊拉克的酒業市場艱難求存。

在過去的幾個月,戰火席捲伊拉克,導致首都巴格達的葡萄酒、烈酒和啤酒的價格飛速上漲。一罐海尼根啤酒(Heineken)的價格從1美元漲至5美元,一瓶黑傑克威士忌(Black Jack)的價格從15美元爆漲至50美元。

  “酒精是唯一能夠讓我們暫時忘記戰火帶來的傷痛的東西,而現在它太昂貴了。”今年42歲的酒商萊斯·那達姆(Laith Nadum)說。

  從前,包括溫和派穆斯林教徒在內的擁有不同信仰的人士都可以聚集在巴格達喝酒。而現在巴格達被極端組織占領,他們對酒精的痛恨毫不亞於對不同信仰的異類的痛恨,將酒運到巴格達因此變得十分冒險。



  另一方面,如果繞開這些極端組織從安全的地帶運酒,就需要通過與極端組織對抗的什葉派(Shiite)民兵武裝設立的關卡,而每輛貨車常常需要繳納15,000美元才能通過這些關卡。

  來自巴格達西部的艾哈邁德·蘇古(Ahmed Shukur)稱:“什麼都是要花錢的。酒商要向這些民兵武裝設立的關卡交錢,並提供免費的酒來換取他們的保護。”

以前,伊拉克酒商主要從鄰國約旦和土耳其將酒運至國內。如果從約旦運酒就需要通過安巴爾省(Anbar),而該省現已被極端組織控制,因此從這條路線運酒已經不太實際了。如果從土耳其運酒就需要通過什葉派民兵控制的區域,酒商不得不向他們支付龐大的過路費。



  位於巴格達的商店飽受戰火襲擊,不得不關門歇業,這導致酒價飛速上漲。去年12月,數家商店被持槍分子襲擊,有9人在襲擊中喪生。

  基督徒酒商薩德(Saad)說:“受當前安全局勢的影響,許多人都逃離了這個國家,我們的客戶越來越少。”戰火的威脅使許多人只能去專業社交俱樂部喝酒,這些俱樂部聘請私人安全公司保護,消費水準自然不菲。

  艾哈邁德·蘇古稱,從前喝一瓶便宜的伏特加僅1.5美元,而現在要花5美元,這讓他覺得負擔不起,以後不得不少喝。


來源:The Drink Busin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