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1

PageTitle

  • Serana之義遊味盡 莫內筆下的小鎮—甜水鎮Dolceacqua
    【蕭欣鈺 Serana】
    她獨自遠赴義大利學習義大利文化,回台成立紳利國際有限公司,專心投入義大利酒及高品質橄欖油的推廣。在一片以法國與新世界葡萄酒為主流的台灣,他認為推廣眾多特殊品種的義大利酒是對自我的挑戰,定期撰述義大利葡萄酒與生活相關文章在各媒體發表,秉持「葡萄酒生活化」的理念,希望讓更多人認識義大利原生品種酒款及橄欖油。

Dolceacqua,“Dolce” 為「甜」,“acqua” 為「水」,「甜水」是個僅有二千多居民的小鎮,步行到鎮內需跨過知名的羅馬橋(Ponte Romanico),其下的激流為Torrente Nervia,這座橋和河流跟鼎鼎大名的法國印象派畫家克勞德˙莫內(Claude Monet)有過緊密的關聯。莫內在1884年到訪Dolceacqua,曾短居一陣子,此橋與河流自然成為他筆下的靈感來源。這個地方雖然不大,但每年八月十五後的第一個星期六都會舉行盛大的煙火晚會,遠離繁華都市的喧嘩, 為Dolceacqua披上了純淨的外衣。對了,來此你要當心貓!
 
滴滴答答,外面下起雨來,抬頭不禁意碰到雨水,鹹鹹的,心中卻想起你說過的話:「這水喝起來好甘甜喔!」每當喝上一杯好咖啡或好茶,再回過頭喝水時,你都會這麼說。如今,走在有「甜水」之稱的Dolceacqua鎮,那記憶也是回甘的…


圖:甜水鎮外觀,紅色屋頂一層層延伸到最頂端的城堡。
右邊為此鎮的時鐘塔,是重要地標之一。
 
Dolceacqua跟義大利其他城鎮相比,雖然沒有驚為天人的建築景觀,卻小巧有韻,位在利古里亞(Liguria)區的茵沛莉亞(Imperia)省,鄰接法國,要抵達當地著名的城堡,得先走上一大段陡坡,漫步於此之感,有如遊走威尼斯般,即使迷路,氛圍還是令人著迷。路上遇見小女孩慢慢向上走去,心想她是否開啟她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探險?會不會有小白兔出現?我往下走又是怎樣的風景?
 
圖左:身穿紅色洋裝的小女孩,彷彿在巷弄間開啟她的冒險之旅。
圖右:斜坡像是通往地下秘密街道,不知裡面的景象又是如何?

在狹長的街道,牆上掛著當地攝影師出遊拍攝的作品,以及木屋般的裝置藝術,整條街彷彿是戶外藝廊,沒有過多的遊客,能放鬆自在地跟環境對話。經過一棟乍看像教堂的建築,近看門旁的文宣,原來是座小型“Visionarium Cinema” 3D劇院,“Le Visionarium”在1992年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以360°環繞全景方式融合了影像、音樂、景物等,影片先述說重要歷史故事和人物的過往(如達文西、牛頓、伽利略等),之後主題轉移到現今,再航行到未來,有種身置「在已知和未知的世界漫遊」之感。回過神,我已靜靜地站在1994年Dolceacqua建立的小型“Visionarium Cinema 3D” 劇院門口,不用到人擠人的樂園,就可以觀賞“Visionarium” 式的作品呈現,此處以自然人文議題為主,將圖像、音樂、詩詞等交織在一起,成為一幅立體的劇作,開啟五官體驗之旅,腦中浮現世界上最大的海洋鳥類-信天翁,感觸像是插翅而飛在天空翱翔著。跟著《環遊世界八十天》的冒險與鼓動精神來《繞著地球跑》,《環遊世界八十天》的原作者是法國知名與重要的「科幻小說之父」:儒勒˙加布里埃爾˙凡爾內(Jules Gabriel Verne),對我而言,他好比預言家,在約150年前就已看穿人類可以在短期間內完成環繞全球的能力。此部劇作被改編成動畫外,也在2004年拍成電影(由成龍、史提夫˙庫根、西西迪‧法蘭絲主演),此劇作的影響力已帶給後世延伸的生命力。“Visionarium” 的英文翻譯為“Time Keeper”,而中文翻譯我想稱其為:「拾」Keeper;「光」Time。這裡讓我想起某次到宜蘭利澤簡,漫步到「利澤戲院」門外,內部的放映機早已停擺,望著褪色的外殼,有種惆悵之感,希望他能像這座小型劇院,讓當地居民或旅客們再次可以有個跟著裡面呈現的情節來做無限想像延伸的空間。

 
圖左:木屋般的裝置藝術,大方地呈現在狹窄的巷子中。
圖右:小型“Visionarium Cinema” 3D劇院,關懷著自然人文議題。

聽朋友介紹,才知這裡臥虎藏龍,像是初期的台中藝術街,許多生活藝術家定居在相近的地方創作,艾莉卡˙蘿森(Erika Rosson)的畫作在我眼簾出現,她的筆下勾勒出Dolceacqua城堡的線條,筆觸更帶出此鎮的寂靜,有種說不出的寂寞。她的父親這時走出門外,歡迎我們參觀她的工作室,她安靜地微笑,像是沉浸在另個時空,然後用筆觸將她的靈感緩緩抒出在畫紙上。凝視同時也回想起抵達義大利的第一天,我像是領到一張空白的活紙,每次的際遇,帶出不同的色彩,等回神時,形成一種不規則的畫作。沒有草稿、也無法複製。買了一張她的小畫作,跟她道別同時,她的回應讓我想起翡冷翠的那一夜…

市集,是此鎮的核心,熱鬧的景象讓整個氣氛活絡起來。起士、麵包、肉品、蔬果、二手服飾等,除了行人,也有貓的出沒,有些角落有「注意貓」(Attenti al Gatto)的可愛圖牌,在轉眼間就看到一隻黑貓的身影,我的腦中撥放出「幻化成風」一曲,幻想這隻貓可以像「貓男爵」起身帶我滲入「甜水」之中,來段精彩的冒險!
 

圖:停在教堂旁的販熟肉車攤,提供逛市集的居民或遊客們有填飽肚子的去處。


圖:這位婦女在豐富多樣的蔬果攤前,跟老闆聊天後,想著要買哪些作為餐點呢?


圖:「注意貓」的標示,想把此俏皮作品搬到台灣瑞芳區的「猴硐貓村」。


圖:看完標示馬上「喵」見一隻悠閒的「貓男爵」。

朋友認為我是餓昏了,才開始天馬行空地聯想,於是我們到當地餐館休憩一下,享用在地美食,利古里亞是青醬(Pesto)的發源地,兔肉(Coniglio)為出色肉品之一,點了托菲耶手工短麵拌肉醬(Trofie al Ragù)、手工麵餃拌肉醬(Ravioli al Ragù)、一壺餐酒,Trofie麵型為中間胖胖、兩頭尖尖;Ravioli形狀似小時候收集的郵票。此餐廳Ragù的內餡,主要是用豬絞肉和兔肉混上細碎的蔬菜做成的肉醬,再加迷迭香來添增風味。而餐酒是用帶微缺口的小陶瓶,裡面的酒液所使用的葡萄品種,就是我即將要去探索的羅瑟榭Rossese。先在此暖暖身、暖暖胃,補充體力再出發!
 

圖:源自於利古里亞區的Trofie麵條,有著短胖的外型,通常搭配Pesto青醬或是Ragù肉醬,此圖為後者。


圖:像郵票形狀的Ravioli,搭配Ragù肉醬;餐酒用缺一小角的陶壺裝上當地酒款Rossese di Dolceacqua,來個有麵有酒的午餐。

身上流著葡萄酒血液的我,一定要參訪當地優質葡萄酒莊,利古里亞代表性葡萄品種之一為羅瑟榭(Rossese),主要種植於Dolceacqua和Ventimiglia鎮,以Rossese di Dolceacqua最為出色,至今產量非常稀少,釀出的紅酒極為獨特,色澤有亮紅寶石到深紫紅色,有豐富的莓果味,更散發木質非木桶給之香氣。第一站來到安馮索酒莊(Tenuta Anfosso),他們的住家是個讓人開車會不經意呼嘯而過之處,開車來回繞了三次才注意到他們所在地,主人兼釀酒師:亞雷珊德羅(Alessandro),先倒清爽的白羅瑟榭Rossese Bianco白酒讓我們消暑,然後描述Rossese品種特性,接著品飲基本款Rossese di Dolceacqua 和兩款來自皮尼小山丘Poggio Pini 和路伐利亞Luvaria單一葡萄園的紅酒,紅酒都未經橡木桶熟成,但酒款表現像成熟的大人般穩重。


圖:與橄欖樹共存的葡萄園,在斜坡上接受陽光的洗禮。

圖左:在炎熱的天氣來杯清涼的Rossese Bianco白酒。

天氣雖然炙熱,我們依然前往葡萄園一探究竟,路程有些遠且陡坡很多,在車上聊天都會「抖音」,某些轉彎處很窄,一不小心就可能讓輪胎沒有著地的空間,幸好心臟有訓練過,或是說Alessandro的開車技巧熟練,只能藉由看窗外風景轉移我對路況的注意力,發現一種高又細的植物,他們因風搖動的姿態,像極了夏威夷舞者擺動的草裙,迎接我們的到來,沒有被套上花圈,因為艷麗的花朵散佈在各處。此區葡萄園多以梯形呈現,遠觀看似整齊,近看好比我大學時期外租小套房空間的呈現方式:「序中有亂」。葡萄藤根部偏粗,葡萄串大小不一,而散落的小白花與瘋狂飛舞的蜻蜓是這裡的常客。

圖左:草群像草裙隨風飄動,迎接我們的到來!

圖左:梯田式的葡萄園,遠觀是如此的整齊、美麗。


圖:不再使用的傳統釀酒廠,裡面藏著這區的過往與歷史。

Alessandro繼續解說葡萄園的生長情狀,當時望著停止使用的傳統釀酒廠,不知已在此被遺留多少光陰?如果繼續置之不理,是否就會被遺忘?想到曾走訪大英博物館,許多曾經實用的物品,都成現今的裝飾品,冠上「歷史」之名,彷彿要抓住過往的某個時段,證明其存在價值。拍照也成為「到此一遊」的證明,在數位相機還沒盛行的時代,是不輕易按下快門的,需要花多一些時間觀察,再拍下比較喜歡的景物。之後有了數位的便利,有些遊客選擇把參觀過程從頭拍到尾,藉由鏡頭觀看實景的時間,遠比透過雙眼直接欣賞景物的時間還長。場景拉回大英博物館門口,旁邊有一對在鬧脾氣的小情侶,男孩為了逗女孩開心,請我幫他們以外面廣場為背景拍照(博物館內部是禁止攝影),當我說:“One…”,女孩的表情還是不開心,“Two…” 男孩拉起女孩的手,“Three, say Cheese!” 兩人都擠出微笑,之後女孩先收起笑容走掉。那圖像所呈現的是手牽手、面帶微笑的情侶,而實際上所表達的並非如此,令人懷疑相片的表象是否真實?
 
經過熱情陽光的洗禮,再度回到Alessandro的家,他的妻子瑪麗莎(Marisa)貼心地倒杯冰涼的Rossese粉紅酒給我們,這樣多變的Rossese,可以橫跨白、紅、粉紅與烈酒Grappa,像是敏感的藝術家,可以有很多不同風貌的創作。不經問起酒標的意象,Marisa語帶害羞地說,這樹是家的表徵,環繞的樹枝象徵他們夫妻擁抱的模樣,他們的酒有溫度,突顯他們溫暖的心。這時才看著牆上無數的獎項,果然名副其實,拿著粉紅酒到他們的院子乘涼,有一隻很像在Dolceacqua鎮看到的「貓男爵」,覺得是他從小鎮牽引我到此酒莊,也許是想像力使然,但相信有股力量讓我認識溫馨的Dolceacqua。到現在,不時會想起那片甜水的天空。


圖:Marisa和Alessandro的合照,笑容如他們的個性一樣親切溫暖。


圖:牆上掛著無數的獎項,是種光榮,更是種對Rossese di Dolceacqua酒的肯定!


圖:這隻貓像極了在Dolceacqua「喵」到的貓男爵,即使是幻想,覺得是他把我牽引到此酒莊。